凡有所见皆是虚妄

你向绝处斟酌自己。

比鬼神更可怕的,终归是人心~~
可我的心,却属于0715太太~~

0715:

十里梅花香雪海




朋友出坑了,微博上在转卖入圈时收的同人本,有的乏人问津,有的被几个人追着要。我向她购了一本,她爽快地说既然你决定入坑,挑几本我送给你。


我谢绝了,执意要买。


似乎所有的圈子都避不开一个生死规律,当然这个结论并不可靠,它仅仅从我待过的那几个圈子推演,不科学不严谨。大数据时代,样本太少,经不起实践的推敲。


花花世界,人们易受表象蛊惑,而观众自慧,在那些隐约的对视,些微的互动中,以为发现了大众摸不透的缱绻内涵。这样的人集聚在一起,逐渐形成圈子,期间过程或许缓慢或许迅疾,总有一个到达巅峰,而后在岁月的流逝中养老的过程。没什么是长盛不衰的,王家卫说什么都会过保质期,即便是保鲜纸。强大如恐龙都灭绝,宇宙亦有毁灭的一日,谁又敢奢言永久。不少人因为无从适应离开,也有人愿意坚持。


前几天我在论坛上看到别人问,有没有关系融洽的西皮粉群。一楼说没有,然后接下来发问者就被回复者嘲讽了一百楼,她们用尽犀利词语告知楼主,以过来人的身份谆谆教诲,不和天经地义,问这种问题的人才是傻。


过去也和朋友探讨过很多次,为什么热门西皮总各有各的隐患,尤其西皮粉,里外不是人,都是粉丝,都为他们好,何苦非要给人扣上大帽子。朋友说那必定是不懂事的粉丝行了脑残事,一旦被旁人定了性,扭转观念就难了。


深感无力。


占据道德制高点的人总是说,你喜欢的是偶像,不是他的粉群,只要人没问题,其他都不必在意。这话说得漂亮,但你问问自己的心,是真的不在意吗?


爱不是绵绵不尽的。它不是永动机,不会像树一样生根,在原地等你浇水。它是消耗,也是燃烧,它从出生的那日起就在走下坡路,此后的每一天,我们能做的只有减缓它的衰老。抵御外敌很难,别的西皮的倾轧,日复一日的内耗,都是分裂的理由。有人说,“唯有不抱希望爱着他的那个人才了解他。”


向来站的很远,依旧不了解他们。因为我觉得远远看着就不错,他们愿意表现出来的样子就很好,何必非要深挖,强求横生联系。


我希望我所喜欢的人能够得到现世的幸福,注视与拥抱的时间都太短暂,担心的事太多,有些还很矛盾。记得有段时间恶补陈的访谈,视频里他说他不是没有本子,相反本子多到经纪公司不得不先为他删选一波,而接下何瀚这个霸道总裁的角色只是因为粉丝喜欢。他很好说话,又温柔,我担心他太顺着粉丝,迷失方向。李和陈不一样,买李的杂志总免不了看他侃大山,李这个人看起来特别柔和,可坚硬棱角亦能从访谈中窥视一二,我知他心明若镜,却依旧担心他心里的规划未必跟的上形势发展,受聪明所累。


我怕别人对他们指手画脚,他们未来的路会走的不开心,又怕他们听不进意见,一条道走到黑,以后同样不平顺。怕来不及告诉他们我很喜欢他们演绎的那些故事,他们的电影演唱会广告我都会支持,所以请忍耐那些恶意中伤的话,在大众视野里待得久一些。我对月亮说这些忧虑,它回我一室清辉,我想我真的是太老妈子了,不然为什么这样患得患失。


其实他们做什么都好,真的。朋友和我打趣他们拍部坐一起吃火锅的电影你都会去看吧,我严肃地想了想说我大概会包场。娱乐圈是不适用旁观者清这条定律的几个地方之一,许多人以为自己看得清透,其实都是虚花一悟。这么多年我主观唯心过无数次,结局都不太好,我运数素来差,但这次却认定,如果是他们的选择,相信不管是不是经过深思熟路,一切终将柳暗花明。


有天晚上睡不着,夜吟应觉拉着我去窗台吹了一夜冷风,一月的晚上,特别萧条寒冷,我们住的地方前面在造房子,垒出高高的土堆,未完工时像大山里的希望小学。她问我最近还在写东西吗?我就笑,说没有,空窗期。于是她给我安利阿松,一部日漫,有两路西皮供我选择,听说在海那边很火。她侃侃而谈,我转而疑惑,她是攻控,这部作品却让喜欢的人做受,不是她的风格。


她说她喜欢西皮没有别的要求,她喜欢的人喜欢的,她会努力接受,喜欢她喜欢的人的,她会一起喜欢。我很受触动,想说要是这世界上的人都如你,哪里会发生这些那些的骂战。


但我最终没有说,只是叹息。


一直以来,最害怕的不是被人嘲笑写作水平低,这是事实,而是被人指出偏心,为此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尝试更多的付出,更平等的爱。然而我清楚人心都是偏的,能做到一碗水端平的毕竟是少数。尽力不让攻成为一根黄瓜,也不让受的存在感只由菊花体现,想把这种感情传达出去,爱是双向的,你不能只叫一个人索取,那不公平。在这个公正缺失的年代谈公平,大约可笑的像个天方夜谭,我也不知道自己做到了没有,有没有改变哪怕一个人,或许没有。


往前的一段日子,过去认识的基友,谁都可以用陈李嘲笑我。对现实生活有所依靠的人,怎么会把热爱寄托在这么虚无缥缈的RPS上,都是闲得慌。他们这么说,慢慢我也就不再言语。写到这里停下去看了我们都爱笑,14年的老综艺,当初为了写文不知看了多少遍,现在回首,仍旧片中人笑我也笑,可见南墙撞破都没有一丝悔意。与其说被他们之间若有若无的那些东西吸引,不如说是我一路跟着自己内心的指示牌走,我认定某个位面他们能发生点什么,就擅自指使灵魂沸腾。


消息迟缓,riffcian姑娘跟我说探班的事,然后发了视频,其实夜色太黑我甚至分辨不出来主角走到哪儿了,但我说挺好的,真挺好的。之前是不是也探过一次班,你看我一次,我看你一次,一个完整的轮回,一次友情的嫁接,你们扯平,好像一切又回到鸿蒙的最初。跨年时候你们第一秒互相祝福了,可能在旁人看来你们就是站的比较近,随口客套罢了,粉丝兴高采烈的抱抱也不是你们独有,你们还各自抱抱了更多其他人,这些我都看见了,不过我愿意骗自己,活得不清不楚似乎也不错。我忘了哪次你们好像要出现在同一个地方,李很震惊,问工作人员陈也要来啊,得到肯定回复后嘀咕他怎么没和我说,我被这话打动。很多时候我都说原来你们不仅是同事,光确认过我就挺开心了。人得知足,我很知足。


对他们的关注少了,有时候想下笔都不知从何说起。千言万语一念成空,偶尔上线看到躺在私信里的催更和评论里的留言既羞赧又过意不去,虽然还在写,但总觉得亏欠lofter的大家一句解释,或是道别。


事实上自从大开眼戒出事,这号就不再单纯地发文,会有些公告什么的。总担心被GNS误解我是在给自己加戏,表演欲人格,好大一朵白莲花之类,就老不好意思,尽量少说话多更新。想把写东西这事搞得纯粹一点,尤其我不太会说话,删文也没打声招呼,没想到还是被GNS嫌弃,有留言说你走就走,文留下啊,也有私信说退圈了文包好歹发一下的,所有人都这样。文包另说,我要不找个时间理一理吧,文删除属于历史遗留问题,有本大开眼戒至今还在那个说要举报我的人手里,我真担心家长哪天一个不如意直接报警。


没有颇正式地同各位GN道歉是我的错,不过我这么矫情一个人,希望现在回过神和大家说也为时未晚,这个号是真不用了,或许来日终能相见,这会就不必空等了。

谢谢一路相伴的GNS。

先这样吧。


评论
热度(397)
  1. 糖浆烧酒J0715 转载了此音乐  到 甜keng的
    如果都像你 唉 0715:
  2. 爱等喋峰峰等等皓月逐人近 转载了此音乐
    其实很是喜欢数字太太的这篇,虽然这篇写的是让人伤心的事,不过我真的很喜欢啊。当初看到这篇的时候百感交...

© 凡有所见皆是虚妄 | Powered by LOFTER